37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烛龙以左在线阅读 - 38.留有神树

38.留有神树

        李熄安俯瞰冥土,心神和思绪勾动幽冥。

        飨食众仙相扎根进冥土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感知里随着树根的延伸扩散开来,冥土中藏着的诡谲之物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    仗药踱足在他体内絮絮叨叨,像个遛弯的老大爷逮着年轻人诉苦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载天鼎与雀翎塔对仗药踱足的压制越来越强大,让他时常陷入沉睡,使其没法像最开始那样保持清醒,所以仗药踱足只要醒来,便会像此刻这样。李熄安的脑海里充斥着仗药踱足雄浑的嗓音,一刻不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算是看出来了,就是你不主动将树给到阴间,阎罗们也会暗地里谋划。只怕是他们根本没有想到能靠着商议拿到你那法相,你倒是让他们摸不清路数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赤龙,你要是失去法相对敌,影响可大?”仗药踱足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我的影响不大,对敌人的影响稍大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这种说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时一些敌人我认为不用杀,可以给一条活路,但我并不想这样放过他,就把这人封进玉牌里。现如今要是没了玉牌封印,便只能杀了。”李熄安如实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够狂的。”仗药踱足赞道,“祖通常将自己的骨像放置于道统,一是真一骨像不好挪动,二是方便其收纳愿力镇压道统界域。你倒是不用,九座骨像统统纳入体内的世界,平日里就坐在你那树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树离了身,骨像要如何?那树种在你的心中世界里,每一次显化都是你心神的具象,带来莫大的神通威力,玉牌里的仙神同样神秘莫测,不容小觑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骨像如曾经一样,坐于树下,总得需要些东西守着我的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赤龙你胆子是真肥,无可撼动者能给你混成光杆司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先生很关心失去法相后对我的影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可不,我不认为你就能这样轻易的回到阳间去。”仗药踱足骂道,“那群鬼养的阎罗们,既然你有法相都能暗地里惦记你,你没了法相他们可不是惦记能落实了,要是把你永远留在阴间,你那法相不就是属于阴司了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还以为先生与秦广王是好友,对阎罗们会没有那么大成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姓蒋的德行是过得去,可在他的品性之前,他的身份是阎罗,为了阴司的稳定算计一头无关的龙可不会有什么负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看他们一口一个龙君叫的亲切,那是他们是不清楚你的路数,是在忌惮你力量的情况下。若是没了这一层保障,他们会把一切不定因素全部抹掉,这才是阎罗的做法。你把法相给出去,等于把杀掉自己的刀递到阎罗们的手中,看这些老鬼捅不捅你就完事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,李熄安脑海里的声音突兀地消失。

        静悄悄的,让习惯了仗药踱足声音的李熄安有些轻微的不适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被抹掉的一切中包括飨食众仙相的主人。”他自己在心里补充上仗药踱足想说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为何仗药踱足突然没了音讯,他低头看向冥土上伫立的九位阎罗。

        阎罗们守护在飨食众仙相旁,望着金色的枝桠在黑暗的天地间生长,玉牌轻轻的碰撞声是仅有的一点声响。阎罗们的目光肃穆而沉静,充斥着对飨食众仙相这样伟大造物的惊叹。

        时间一点一点过去,阎罗们接引飨食众仙相的扎根和生长,让飨食众仙相没有丝毫阻碍地伫立在冥土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熄安得以见证飨食众仙相最完美的姿态,不是以法相的形式存在,而是真正的、支撑起轮回的巨树。

        暗沉的天地间竟然开始出现光芒。

        来自金色巨树的枝叶,倒映阳间的亿万星辰之辉光,照亮阴间的一隅之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冥土开始肉眼可见的硬化。

        从松软的土地变成坚硬的、拥有钢铁质感的土壤。冥土下蠕动爬行的生物无法动弹了,被挤压回冥土深处。

        紧接着,大地的尽头出现白色的线,那是亿万冥土生物在往飨食众仙相的方向赶来。它们感知到冥土的变化,要摧毁这能稳定阴司,代替死之归源再度镇压它们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熄安张开双臂。

        金色的火围绕着他盘旋,树的枝桠托起他,将他托入极高极远的天穹。

        九位阎罗现身,并非此前所见的高大虚影,而是真身抵临。阎罗殿高耸,在飨食众仙相下形成巨大巍峨的殿宇,一同构筑成壁障城墙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阎罗率领阴司差使与冥土生物厮杀时,李熄安查看起自己身上的淡青色火焰。

        称得上微弱。

        阎罗们若要对付他,这便是最好的工具。

        只需要等到这火焰消散,阴间自然会将他这个生者杀死。归源律道都不愿沾染的阴间气息,对于他来说是致死的毒雾。

        阎罗殿轰鸣。

        冥土生物强大可怕,可飨食众仙相展现出了无与伦比的压制力,那些高大的人形生物在辉光下溶解,让阴司差使看见了胜利的希望。

        唯一不在其中的五华威灵真君来到李熄安的身边,说道:“在下来送龙君回阳间,届时阴司稳定,阎罗们会遣派差使请龙君到来归还神树。此事,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冥土被镇压已经显而易见,可过程仍然凶险,我等不好耽搁,将龙君送回阳间后,我会来与同袍们并肩作战,定保证龙君之法相无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五华威灵真君开辟出道路,一座地狱之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能通往九州的鬼门关难以打开,在下不得已只能送龙君去往现世宇宙,还请见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阴间天有尽头,此刻,他们便在那尽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地狱之门在他们头顶旋转。

        门的背后是猩红色的宇宙,还有数之不尽惊恐不已的生灵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请。”五华威灵真君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熄安走向地狱之门,身形逐渐模糊。

        五华威灵真君目送李熄安的远去,微微躬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恭送龙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阴间战场,冥土混战。

        阎罗们祭出印章,烙印印记于神树树干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条金色的脉络浮现。

        是李熄安与飨食众仙相的联系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扎根冥土时,这棵巨树化作实体,不再作为法相存在的巨树与李熄安的联系有了破绽。

        五华威灵真君站在天穹下,俯瞰这棵神树,他伸出手,就像在轻轻地抚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斩。”他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时,九位阎罗掐诀,祭出法器,灵气翻涌间凝成一柄巨剑,当即朝着那缕金色的脉络上砍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――!”

        轰鸣声响彻四野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柄巨剑被拦下,一柄金色的神剑倒悬树下。

        金色的披甲骨像缓缓起身,凝视所有。

        五华威灵真君脸色微变,但下一刻,一股巨力从他背后传来,李熄安出现在那,身如翼展,一脚给他蹬下天穹,坠入战场中心,砸出一圈空洞。

        冥土中,捏碎周围涌上来的冥土生物,五华威灵真君怒目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没有想到李熄安会再次出现。

        分明他目送对方消失在地狱之门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龙君,要做那不义者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得了吧。”李熄安笑道,“地狱之门假得可怜,通往的不是阳间,是我的死路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想把我拽进更深的幽冥,消磨掉这一身庇护,等我沦为死者,飨食众仙相自然沦为阴司之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五华威灵真君皱眉,他能看见李熄安周身摇曳的淡青色火焰。

        阴间不是对方的主场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头龙还是将法相种在冥土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一开始就知晓了他们的打算,又何必多此一举,自己消减自己的力量?

        九位阎罗围在飨食众仙相前,看见李熄安一脚踹下五华威灵真君的一幕,有些惊讶。但手中法术没有停下,要断绝神树上那道金色脉络。这些法术神通被一一挡下,金色脉络坚不可摧。

        忘川河在流淌。

        从树下起源,流向远方,河水中亮起微光,好似沉浸的星海。

        四座骨像立于树下,其中还有一尊竟然与阎罗性质相似,能号令万鬼,打开地狱之门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战场中心,五华威灵真君冲上去,以自身化作天地,手掌覆盖天穹,按下!

        剑光漫天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熄安踩着这手掌,背着石质剑匣,一手昏剑一手曦剑,旋风般席卷巨人的整条手臂,血肉翻飞,骨骼破碎。他的脸颊被染红,笑的冰冷狂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怪物。”平等王低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巨人想退,八条臂膀毫无征兆地出现并锁住其全身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熄安松开曦昏两剑,太行八陉接过,以曦剑切开巨人的胸膛,以昏剑砍下巨人的头颅,五华威灵真君被血污浸染,面目全非。

        太行八陉一把攥住五华威灵真君,给这具身体捏成粉尘。

        真君神魂出逃,一方大鼎砸下,罩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轮金色的辉光洒下,李熄安盘膝居上载天鼎,双手平放结法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低眉。

        眼底符文连成莲花的轮廓。

        淡淡的白色雾气笼罩过来,只是与阴间的白雾合为一体,看不出端倪。载天鼎上生机勃发,翠绿符文垂落如柳条。

        阎罗们低估了李熄安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无可撼动者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是无可撼动者之首!

        这根本就是另一个纯阳孚佑……龙形态的。了解九州八仙的秦广王看得呆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君,你在想我既然知晓你们的打算,为何多此一举消减自身实力。”他自语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熄安周身淡青色火焰竟然不再消散,仿佛被定格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咧开嘴,白齿化獠牙,面颊作铁鳞,一个摆身,巨大的阴影笼罩大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冥土生物本能地感到畏惧,像遇到天敌般颤抖蜷缩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垂下狰狞硕大的头颅,这张脸比阎罗更加可怖。

        龙吞吐着热浪,金色的火焰照亮天空,“真君觊觎我的法相是为了什么,我便是为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诸位阎罗面对这头妖魔般的龙,头一次产生一种恐惧的情感。这头龙从始至终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,可什么都看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载天鼎内,五华威灵真君动弹不得,无力感涌上来,淹没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头龙说的很对,他渴望这座法相,送出阎罗之位,从来不是为了解决冥土动乱。

        以这座法相支撑阴司,然后摆脱阎罗位恢复自由之身。

        皆是为了一个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归源律道……死之律法。

        外界。

        漆黑的宇宙扩张。

        冥土生物朝着阴司冲去,阎罗殿被冲击。

        龙影腾飞,金火弥漫。

        退朝!